山姆的派

丢了魂的诗人和窃魂的摄影师

秋 衣 渐 浓

  🐈🐈🐈

“ 该 着 衣 了 ”

“ 针 筒 ”

这辆列车

似支巨大的针筒

每天都承载着

路过的人

身体的“排泄”

短暂的奢靡

无止尽的倦意

身为人的自负

倾尽一切的堕落

不知名的爱

以及

心照不宣的暧昧

而它们

弥漫在每个角落

原以为

风和气流会带走一切

在每天的

结束营业之后

可“病人”还会回来

而这个巨大的容器

日复一日的承载着

这座城的悲欢离愁



“ 四 不 像 ”

我俯视着

一对灵魂的交流

跨越性和年龄

我窥探着

躲藏到至暗之处

我变得丑陋

呕泄不止

内心的嫉妒

眼神的恶意

猛烈地冲击着我的器官

我化作了

潘多拉的魔盒

纵使着七情六欲

我渴望

被救赎

胸前的十字架

耳朵里的歌

似圣经和纽扣

敲击着我内心的恶魔

给予我炙热

和圣洁的使命